坐在牛頓的肩膀上吃蘋果

在這種時期生病真的很痛苦

灣家。

“我如一彎淺流經過你的身旁
願能伴你如夏花般燦爛。”

【喻王】年歲 (杰西生賀)

     致我們最親愛的魔術師──生日快樂




     王杰希在人生的第七十個年頭時終於走不動了,他得了病,一雙曾經傲視榮耀泰半個聯盟的長腿沒力氣了,只能仰賴輪椅行動。

     喻文州說,沒事,你走不動了還有我呢,我背著你。

     王杰希沒說話,用審視的目光上下看著他的腳好幾回。

     喻文州只笑了笑,轉身便一把背起戀人。

     他們都不再年輕,喻文州想,自己年輕時不能做王杰希的靠山,那至少現在讓他能支撐著他直至盡頭。

     他們一起走過好多個十年,接下來還會有好幾個十年等著他們。

     他們在一起於還在打榮耀職業聯賽時,第六賽季結束後,他向王杰希告白的,對方那時驚訝的神情、微紅的雙頰,他至今都還記得。那時候還沒想過能走這麼久,告白之前也沒想過會成功,如果要說什麼的話,也許這就是緣分。

     二十幾歲的他們,常常在賽後相約一起去吃燒烤,有時候會住在對方在自己城市裡購置的房產,雖然不算太大,卻十足溫暖;三十幾歲的他們,離開了賽場,王杰希成為一名作家,偶爾寫寫榮耀的專欄,更多的是寫小說,喻文州則繼續在聯盟裡工作,他搬到了B市,正式地與他同居,在工作穩定後,他們向家人介紹了對方,籌劃了婚禮,在親友們的見證下擁有了彼此。

     蜜月旅行去了歐洲,王杰希說想看看集結了浪漫主義、現代主義,揉合了新時代與舊時代的人文風情,喻文州就是在那時候喜歡上拍照,記憶卡滿滿的都是王杰希的照片,大多都是他趁他專注著看某處的時候拍下的。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喻文州在心裡反覆了好幾遍戀人的名字,這個人怎麼能如此美好,他想,看著那張對方逆光恰巧看向鏡頭、柔順的頭髮隨風飄起並帶著微笑的臉。

     四十幾歲的他們,吵了一次架,嚴重的那種,他們冷戰了足足三個月,王杰希在三個月裡的最後兩個禮拜還離家出走,像個小孩兒似的,他到葉修家中去將對方領了回來,吵架的原因已不是重點,那是喻文州第一次發現王杰希也會有這種幼稚不過的舉動,吵不過他就冷戰,最後還是他哄著和好。

     五十幾歲的他們,安安穩穩地過了人生的一半,喻文州計畫了場驚喜在王杰希生日那天,他請同在B市的葉修及田森一輩幫忙,在某個稍微郊區的地方買了個已被棄置的溫室,花了三個月的時間佈置整頓溫室內部,他永遠都記得王杰希那天一句話也沒說,只抱著他,用小燈泡做的滿天星光襯著緊緊相依的兩人。

     以後會讓你看看真正的滿天空的星星,喻文州那時這麼說著。

     王杰希回他,星星也比不過你的陪伴。

     現在想想,王杰希忽然覺得自己那時怎麼就說得出自己憋著很久都說不出的情話。

     六十幾歲的他們,去醫院探望了老朋友,林杰還是那麼溫和的性子,笑著說小王還記著我呀,那個時候,王杰希才終於意識到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他們離開榮耀也這麼久,物是人非,昔日的朋友還熱絡聯絡的也漸漸少了。

     探望完林杰,王杰希站在病房外,牽著喻文州的手緊了緊,他問他會不會比他早走。

     喻文州說不會,他答應他,然後飛快地輕啄了下他的嘴唇。

     誓約之吻。

     然後再一個十年,王杰希說,你還記得你的約定嗎。

     記得。喻文州背著他,沿著街道慢步走著,他說,我會同你走盡人生直至最後。

     而我對你的愛將永不止息,生生世世。

 

     生日快樂,杰希。他說,如同過往每一年一般。

 


*


      《裡篇》


     王杰希在四十歲的那年開始寫一本書,橫跨了半世紀的故事,一直到他去世之後才得以出版。

     王杰希以前是做電競選手的,誰都沒想過他一個身價幾千萬的大神在退役後會投入藝文界,也沒人想過他的小說會熱銷。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的文筆很好,會知道的緣由是某次他在對方的筆電上沒關掉的頁面看到一個寫了一半的文檔。王杰希特別喜歡寫人的一生或是什麼冒險,他從來不寫愛情故事,即便他的用字遣詞都十分雅致,情感描述也相當細膩,但他就是不肯嘗試言情類型的書。

     套用他的一句話,戀愛那些事兒與其看書上寫的,不如親身去經歷一場,無論轟轟烈烈,亦或是平淡恬靜,最後總能從中得出屬於自己的收穫。而他本人也確實這樣做了,得到一生的承諾。

     王杰希的文風相當文藝且脫俗,大概是他本來思路就與他人不一般,他總是在大家以為的劇情發展硬是拐個彎,可這還是不影響內容好看,他的劇情不常有大起大落,但又經常讓人出乎意料,經常是不帶痕跡地改變讀者所以為的劇情走向,不過也是因為這種獨特的風格,王杰希在初期也累積了一大批粉絲。

     王杰希在起筆名時沒想太久,沉思了一分鐘便啪啪啪地在筆電上作者欄打上一串字就拍板定案了。

     於是就出現了「貓說想吃魚」這樣在文藝界算是相當清新的筆名。

     王杰希的寫作題材大多取自於他所知道的職業選手們身上的故事,在喻文州看見其中一本書的主角是個頭腦相當好卻身體素質差的設定時,他當機立斷就想到這該不是在寫自己,王杰希給了他肯定的答案。

     而他四十歲開始寫的書是透過喻文州的幫助才得以誕生,這位年屆八十的老先生某日帶著一個隨身碟到了王杰希簽約的編輯部說,要幫王杰希完成他最後的願望。

     王杰希的責任編輯瀏覽了大致上的內容後,讓喻文州在會客室等他一會便又急匆匆地離開,回到會客室是十五分鐘後的事了,那位編輯向喻文州致謝並且答應他一定會好好做這本書的,要了聯繫方式後又忙了去了。

     喻文州再一次看見那本書是在一個月後的書店櫥窗,它明晃晃地放在當週銷售榜第一。

     喻文州想,王杰希這人到了最後都還是這麼亮眼。

     其實那本書說特別也不算特別,說平凡也不算平凡,就是講述著兩個人的故事,直至其中一方先離開了人世。

     那是王杰希一生中唯一一部的言情小說,也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愛情故事。

     而它的名字不長也不短,八個娟秀的字體寫在封面,那是王杰希放在文檔裡的第一頁,指名要做封面。

     那不是王杰希的字,那出自書中陪著愛人走到最後的那人的手,而那也是倆人對這一生的感觸。

 

     歲月靜好,此生安穩。



*全文2231字

*只想寵杰希

*王杰希生日快樂,今後也會一直愛你

评论
热度(11)

© 坐在牛頓的肩膀上吃蘋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