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牛頓的肩膀上吃蘋果

不會寫文。坑多。

灣家。

“我如一彎淺流經過你的身旁
願能伴你如夏花般燦爛。”

【喻王】溺 上篇

*自我流ABO
*喻王年齡差
*OOC

00

     「杰希,過來。」女人溫柔地喚他,那時他才五六歲,走路搖搖晃晃的,抱著布偶摔進女人懷裡,他透過縫隙看見站在他們不遠處的男孩。
     在對上眼的瞬間,王杰希聞到了海洋的味道。

01

     母親領養了比他大三歲的男孩,他那時還不懂為什麼母親要特地再收養一個男孩,明明家裡已經有他了,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在這個世界,他的第二性別才代表一切。

     「文州。」王杰希扯著比他高些的男孩,停下腳步,「那些人在做什麼?」他看向巷子深處一個個陰影,那裡散發的氣味讓他不太舒服。
     喻文州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一團黑壓壓的影子,他蹲下來抱住王杰希,遮住他的雙眼,「沒事。」他說,「沒事,杰希,我們快些回去吧,媽媽會擔心的。」

02

     如果要說在王杰希懂事以來他的全世界就是母親的話,那喻文州的出現就是開啟了他第二個世界,一個溫柔繾綣的、讓人不禁沉迷其中的世界。

03

     王杰希的性子一直都很倔,或許是遺傳了他那素未謀面的父親,母親在提到那名男人時總是帶著溫柔的微笑,他曾經問過母親父親的去向,母親沒立即回答,從那個總是上鎖的抽屜拿出張相紙,那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父親的模樣。
     母親看著那張照片,看著看著就哭了,一兩滴淚水落在照片上,王杰希還窩在母親懷裡,他抬頭摸了摸母親的眼角。
     別哭,媽媽。他說,別哭。
     後來他不想讓母親難過,偷偷問過喻文州,喻文州或許是知道的,他摸摸王杰希的頭,他說他的父親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工作著,為了保護他和母親正在努力著。
     王杰希沒有再問更多事情,後來母親生病了,他本該是上小學的,可是母親沒讓他入學,喻文州也沒有去上學。
     母親的病不嚴重卻拖了好久,母親臥病在床時曾經問他想不想去學校,王杰希想了想說,沒有那麼想,母親後來叫了喻文州進來,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些甚麼,王杰希沒有聽清。

04

     王杰希在十歲那年知道了自己跟喻文州的差別。
     「文州,我好不舒服。」王杰希在夜半時,捲著被子,搖晃了身邊熟睡的喻文州。
     他覺得很熱,熱得不自然,有什麼正在溢散,一屋子的奶糖味。
     喻文州醒了,卻是被他的味道給弄醒的,他的臉色不太自然卻還是掛著微笑。
     「忍一下好嗎,杰希?」喻文州輕撫他的頭,額前一片汗濕,他稍微釋放了點自己的信息素,大海的味道包裹著王杰希。
     王杰希就像是漂浮在海中,既溫柔又寬容。
     喻文州從床邊矮櫃的抽屜裏拿出支針筒,王杰希在朦朧間看著喻文州在他手上扎了針,那些透明的液體流進血管中開始在他體內奔流,他終於舒服了些。
     「疼嗎?」喻文州輕拍他的背,哼了幾個音哄他入睡。
    「不會。」王杰希搖頭。他一點兒都不覺得痛,比起還在病床上的母親,一點都不痛。
    

05

     事情的變異大概是從那時開始,他的發情期開始固定,喻文州總是給他備好一切必要的物品候在一邊,陪他度過那難熬的情潮。
     喻文州越來越少在他面前散發出信息素了,可王杰希還是記得他是Alpha,他還記得他的味道。

     他終究沒去學校,到了初中的年紀,喻文州也該上高中了可是他也沒去,他愈常不在家,王杰希也常常為了拿母親的藥,隻身前往藥局,他沒有學過如何遮掩信息素的味道,只有嘗試讓它變得很淡。
     發生那件事的時候是在雨天,也許並不是雨天,而那個男人的味道帶著濃濃的雨味。

     「我是葉修。」男人抽著菸,煙霧繚繞,他看不太清男人的臉。「你得跟我走。」
     王杰希不怕對方會賣掉他,他就是不常外出,也認得男人身上的服裝是軍裝,胸前的徽章不多卻是少有的樣式,他不清楚對方的軍階到哪裡,他就想著快些回家。
     葉修就這樣看著他,什麼也沒做,似乎在等他自己行動。
     王杰希沒想多理會他,葉修挑眉看著他就這樣跨著大步要離開,他正打算要攔住人時,另一個身影比他還快地擋住王杰希。
     「前輩。」是喻文州。
     「喲、好久不見。」葉修說。
     王杰希沒有問喻文州他們怎麼會認識,他就好奇他怎麼稱這名自稱叫葉修的男人前輩。
     喻文州好好地護他在身後,「說好不會對他出手了。」他說,話裡沒有透露太多資訊。
     「是不會,哥可不是那種食言的人。」葉修答,「但上頭的不想等了,我得把他藏著,免得你我遭殃,王杰希——哎就叫你大眼好了,比較順口——免得大眼他活受罪。」
     喻文州看著葉修,他是信任對方的,對方只要做了什麼承諾,是連軍部總司令都幾近無可奈何的,可王杰希還不知道所有的事,他也不認識葉修,他又怎麼會願意跟葉修走。
     「這樣吧,」葉修從制服口袋抽出一包菸,叼了一根在嘴裡沒點燃,「我就先暫住在你家好了。」
     他對王杰希笑了笑。
     「多關照啊,大眼兒。」

06

     母親並沒有問起葉修的來歷,她看見他時,難得從床上起來,「小修也來啦。」她似乎也與葉修相識。
     王杰希就站在邊上看著母親與葉修談話,內容盡是些他不甚了解的東西。
     政府、邊界、繁殖、最強的雌性。他只記得這幾個詞彙,喻文州伸手摀住他的耳朵。
     「杰希,你不需要了解這些。」他還是那一貫的溫柔。「你不需要太過深入這個世界。」

07

     王杰希不是那種對他人每個吩咐都言聽計從的人,他知道母親有個藏書閣,他小時候常常在喻文州和母親不在的時候,一個人窩在那裡。
     母親很喜歡看書,他也喜歡,可那書閣裡大多數都是些艱深的書籍,王杰希想自己現在也會了不少字,興許是可以看懂了。
     喻文州不在家裡,母親還是臥病在床,他跑進那裡的時候,卻見到另一個人早在那裡抽著菸。
     「大眼。」葉修沒看他,隨意翻著一本厚厚的書冊,「你想知道什麼。」他知道他來這裡的目的。
     王杰希看著他,雙手抓著衣擺,這個男人散發著的感覺既危險卻又讓人心安,他彷彿早就認識葉修一般,明明才剛認識這男人沒多久卻覺得有股親近感。
     「我……我想知道我是誰。」王杰希說,他身上太多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了,這具身體、這個身份、母親究竟從何而來,他什麼都不知道,喻文州卻像是什麼都知道,母親也從來不說。
     葉修笑了笑,「喻文州真是太保護你了。」他輕吐出一口煙,走向王杰希,一隻手伸向他頸後撫摸那塊腺體,葉修這次把自己的信息素藏的一點不漏,彷彿那天的味道是真的下了雨,而不是來自他。
     他微微抬起頭,「你能告訴我什麼?」王杰希看著他,眼中透露著「你不告訴我我也會自己查清楚」的堅持。
     「喻文州真寵的你。」葉修還是笑,「我能告訴你的多著呢,只是你究竟想知道什麼的區別罷了。」
     王杰希看著他,他想要知道他身上藏著的一切。

评论(11)
热度(54)

© 坐在牛頓的肩膀上吃蘋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