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夜半倍飢餓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葉王/DAY30】換

雖然晚了,但來是祝葉修生日快樂!

嘗試新文風(結果感覺還是不太好),結尾總覺得有些無力,還請海涵

西方奇幻PA(大概)





     大陸上一直有個傳聞,往西走去一直到盡頭有一名住在月彎的王子,掌管著這天上所有的星星,如果想向他求取一顆星星收藏,得拿自己所珍惜的獨一無二的東西與他交換,傳聞絕非虛構,曾經前去極西之地的畫家畫了一幅對方的肖像,那可真是個好看的人,即使雙眼中有一只稍大了些,卻還是奪人心神般的好看。

    「那為什麼從來沒見過有人帶了星星回來呢?」孩子帶著如他年齡一般的天真問著老者,收穫對方一個和藹的微笑。

    「那當然是沒有人能捨得交換。」老者摸了摸孩子的頭,思緒飄回幾個月前關於鎮上久違的外來者。





     這個小鎮是通往西方盡頭必經之處,一年有至少半載都覆蓋在白雪之中,那個年輕人來的正是時候,恰好遇上回暖的氣候,樹上、路面的雪融了大半,他比商隊來的還要早,帶著一身風塵引了鎮上不少人的目光,大家都很好奇這個年輕人為何而來。

    那時候已經沒什麼為了星星來拜訪的旅人了,當他在鎮上唯一的酒店(也可以說是旅店)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並且一臉勢在必得時,所有人都覺得他瘋了。

    那時候便是老人作為鎮上最有智慧的代表向年輕人搭話。

    「我叫葉修。」帶著少年特有的自信,葉修伸手表示自己的善意。

    葉修對星星的傳聞比起先前來的所有人還要多,他談到那個王子的模樣就像是認識對方許多年一樣,老者有次問他是為了什麼原因才想要星星的,葉修一反常態地停頓了許久。

    「大概是、為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吧。」他說,唇邊帶著與平日不同的微笑,多了些溫柔。

    葉修在鎮上住了許久,他給鎮上的人講了許多他旅行的所見所聞,卻隻字不提他從何而來,原本是做什麼的,鎮上的居民彼此也都不開口詢問,葉修不是他們遇上第一個對自己的事避而不談的人。

    曾經也有人猜測葉修是為了躲避世俗而來到這兒的人,而在鎮上的人以為他要就此定居時,葉修趕在夏天的尾巴收拾起行囊。

    「我該走了。」他說,揹著他那不大的包向鎮民道別。

     老者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突然出聲叫住對方,「祝你順利。」這是至今以來的所有造訪者中,第一次被他祝福的人。

     葉修停下腳步轉身向老人揮手,「謝謝您!」





    葉修接下來的旅途不算艱辛卻也不算好過,夏天一過,越往西走,氣溫越是往下降,他從包裡拿出大衣穿上時,天上已經在飄著細細著白雪,他這時才覺得有些冷,他已經走了三天的路程,路途比他原先預想的還要遠,他預備的屯糧還夠走上一周的路,葉修望著逐漸變黑的天空,月亮早已高掛在天上,他想那個窩在陰影之中的傢伙也許才剛起床,一個人面對滿天的星星。

    天完全暗下來的時候,他直接席地而坐,在旁邊升起火,從衣服裡側撈出一直被他掛在脖子上的項鍊,舊式的項鍊半圓的弧面上雕刻著花紋都有些被磨損了,他壓開旁邊小小的機關,蓋子彈開便是一張照片,他一直很珍惜的護著它,照片已經是很久以前拍的了,雖然因為時間的推進而泛黃,卻是沒有其他的外在損傷。

    他輕輕拂開落在照片上的塵埃,照片裡那人少有的微笑依然那樣好看。

     他明天一定會找到他的,葉修想著。





    方破曉時,葉修便揹起包繼續趕路,他的時間不多了,他想,他必須快點抓住那把星星。

    他走過一座因為季節轉換而樹葉都落得七七八八的森林,一片光禿的草原,接近下午的時候開始下雪了,他又從包裡拿出圍巾披著,保暖的工作沒有做得很足,但也不會被凍死,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冬天的太陽落得早,他終於走到目的地時天已經全黑了。

    他看見自己在找的人蜷在月彎上睡著,一些雪花落在對方身上,會冷著的,葉修把圍巾解下就要披在他身上,然而對方早他一步醒來。

    「嗯‧‧‧‧‧‧」他看見他瞇起眼睛,似乎還沒全醒,葉修也沒著急,帶對方完全醒神才開口,「早安?」

    「你好。」王杰希緩神的速度算得上快了,他理了理睡皺了的衣服,坐正身體打量起面前的人,一般會來到這裡的人都是為了同他索求星星,但又因為條件苛刻,幾年過去,幾乎沒什麼人在尋來這裡。

    「你來這兒也是想要什麼的吧?說吧,不過相對的我也會給你相等的條件。」

    「那麼我就直說了,」葉修看著他,王杰希的雙眸透著一絲疑惑,「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他說,伸手拉起王杰希的手,有些冰冷,對方從以前就是這種易寒的體質。

    葉修手心的溫度似乎有些過於炙熱,王杰希想,回過神就要收回自己的手卻發現對方早已僅僅攥住他。

    「哎、別掙。」葉修抓著他的手又更緊了些,他看著他,還是當初那副十幾歲的少年模樣,王杰希興許是忘了他的一切──忘了也是應該的,他都離開了幾千年的歲月了,他沉睡了幾千年,花了幾年時間記起沉眠前的種種,動身來找王杰希花了好多時間。

     換句話說便是他讓王杰希一個人幾千年的歲月,在這極冷之地、極西之處。

    葉修把圍巾往對方脖頸上圍,他記得王杰希是怕冷的,從前還在一起快活時,他曾在夜半時因為對方往他身旁鑽而醒來,那時候還是初冬,氣溫還沒全降下,王杰希的雙手便冰冷的像什麼似的。

     王杰希對葉修突然的舉動有些感到莫名,扯下對方的手便說:「你這人怎麼就動手動腳的。」雖然他並不至於討厭,心理甚至還有些熟悉的感覺,就好像這樣的場景曾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一樣。

    「抱歉啊,是有些唐突了。」葉修沒再動手,他又問了一次剛才的要求。

    王杰希看著他,他是第一次遇上有人這麼請求的,一直以來來到這裡的人往往都是為了星星,他看著他,在心裡琢磨該如何應對。

    葉修想離開的事其實也不急,他就是不想讓對方一個人在這雪地裡看滿天星斗冷著,他換了下自己的要求,「不燃這樣吧,你讓我在這裡陪著你就好。」他說完便自顧自地坐了下來,抬頭仰望對方還安穩坐在月亮上的身子,王杰希身上的衣服還算厚,易起度過整個冬天的話也不用擔心對方受涼。

    王杰希想了想,這要求也不算過分,甚至於說是他賺到了,他早已厭倦一個人的日子,多個人來陪伴說不定也不錯。

    「好啊。」他說,凝視葉修的雙眼盛滿星星的光輝。





    多一個人陪伴的感覺比以前要好太多了,葉修時常會給她說寫來到這裡的路上的趣事,偶爾也會提起自己以前的戀人,葉修在講起以前和戀人的生活時總是溫柔的,並且有些他說不上來的情愫在其中。

    大陸盡頭的冬天比夏天還要長得多,葉修給他講了一整個冬天、好幾個月的故事。

    快到夏天了,對方大概會離開吧。他想。然而習慣卻是自然又可怕的事,他在早晨被對方喚醒時突然理解了這句話,他似乎有些習慣葉修的存在了。

    王杰希用了幾千年的時光習慣了一個人的日子,如今突然多了一個人,他用了一個冬天習慣了陪伴的感覺,此刻竟有些希望對方不會離開,可他又想起葉修有戀人的事,想必對方一定在他的家鄉等著葉修歸去吧。

    「你該走了。」王杰希在冬天的末尾時對葉修說,對方露出驚詫的表情。

     「怎麼突然這麼說?」葉修問。

    「你不是還有個喜歡的人嗎?他應該也在等著你回去吧。」王杰希說,沒有直視葉修的雙眼,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就是不敢與對方對上眼。

    葉修當然看得出王杰希是在刻意逃避什麼,但他這次旅行的目的本來就不是星星,從來就不是,他看著面前的人,這個他閉起眼睛也會想起的身影,他說什麼也不會放這人再一個人待在這裡。

    「你還不知道我喜歡的人是誰?」他問,王杰希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我又不會通靈,也不是什麼神燈精靈,怎麼會知道。」

    「王杰希,你看著我。」葉修說,站直身子往他身上靠攏幾分,他與他的臉的距離不過幾釐米,葉修都能聞見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氣了。「你告訴我你還記不記得你好久之前也遇過一個像我一樣的人,能陪著你在晚上醒著,白天還能守著你睡覺。」

    葉修試著喚醒對方記憶深處的種種,王杰希被這突然拉近的距離弄得有些不習慣,他凝視葉修的雙眼,試圖想起什麼,倒真是被他找回些許片段。

    他看見他與葉修在某個城鎮旅遊,嘗試了許多新的食物,他想起他與葉修去看了棵百年開一次的櫻花,在樹下交換了親吻,他想起自己最開始也是一個人在這個地方直到葉修出現──這個人就像幾個月前一樣,帶著一身風塵出現並喚醒了睡眠中的自己。

    「王杰希,」葉修拍了拍正發著楞的人,他向他伸出手,王杰希這才注意到對方指間有一枚與自己手上戴著的一模一樣的戒指。

    「我用自己的一輩子換你跟我走。」葉修問,就像那時一樣,夕陽模糊了邊界,他帶著微笑對他說。「那你走不走?」



    「嗯。」他的手覆上對方,縱身跳下月彎,開始第二次與對方的旅途。





    葉修還記得陷入沉睡前他曾對王杰希說過,他會再一次找到他,無論需要多久,無論路途多遙遠,只要星星還亮著,他便能找到他,到時他會來換他的應允。

     現在他來還以前所應下的承諾了。


热度: 11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1)

這裡夏川
灣家,繁中注意

近期→アイナナ、エースリー、あんスタ
夢阿嬤屬性>夢女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