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夜半倍飢餓 | Powered by LOFTER

【薰晃】雨下 前篇

*零晃分手前提下的薰晃

晃牙生日快樂!!愛你!!!

很努力的趕了,但還是寫不完,先發一半

不要問我文章名字是什麼鬼,我也不知道要取什麼名




    飛機在日本降落時已經是接近凌晨了,大神晃牙從架上拿下自己的隨身包,取出口罩跟黑框眼鏡戴上,手機打開第一條訊息便是來自羽風薰的,大概半小時前發的,內容大約是說自己在往機場的路上,要他拿好行李就在大廳等著別亂跑。

    隔了三年再次回到自己土生土長的家鄉的感覺說不上有多感傷,這塊土地上對他來說包含的不只是自己二十三歲以前的人聲,還有那些開心的或是讓他想望卻忘不了的回憶,或者說是他年輕時的那些轟轟烈烈。

     關於他,關於UNDEAD,關於朔間零。

    大神晃牙滑開自己的手機通訊錄,他換了新手機,舊的那隻連同手機號一起被他丟棄在過去,他只存了少數幾個人的手機號碼,羽風薰的、阿多尼斯的、明星昴流的,再多就沒有了,他甚至沒有存下朔間凜月或是衣更真緒的,即便那時他與他們的關係也算不錯,但他想盡量離與朔間家有深厚關係的人遠些,越遠越好。

    羽風薰沒讓他等太久,大半夜的,往機場的公路沒什麼車,大神晃牙的行李不算多,但也有足足裝滿三大箱,畢竟他這次回來是打算直接在日本久住了,平時總說著不幫男人忙得羽風薰倒是主動替他提了一回行李,他還彎身對著在籠子裡的Leon打了招呼。

    羽風薰這幾年到是變化不大,他讓大神晃牙坐在副駕,Leon被對方從龍中放出來,安分地趴在大神晃牙的腿上打吨,「怎麼會突然想回來?」他問,車子開上公路,他把車窗稍微搖下一點,夜晚的風灌進車廂內,冷風吹過的聲音不致於蓋過他。

    大神晃牙沉默了許久,他其實也不清楚自己在外頭這麼多年都過得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就想回來,起因似乎是一通電話。

     「大概是、想家了吧。」

     然而他知道這不過是藉口,羽風薰沒有點破他。

UNDEAD在三年前就解散了,阿多尼斯走往了另一條道路,他的體能一直都很好,就算不當歌手了,還是有體大向他伸出橄欖枝,羽風薰還在圈子裡,不過他也不唱歌,他在演員的路上走得很好,年初還得到國外影展的邀請函,他不知道朔間零現在過得如何,他封鎖了對方一切消息,也要求羽風薰他們不要向他提起對方。

    大神晃牙離開日本的這幾年,離開朔間零的這幾年,還是在音樂的路上橫衝直撞地向前,只是當初他是為了朔間零,而現在他是為了自己。

    他自己寫歌,在朋友的酒吧當駐唱歌手,得到星探的相中成了歌手,以狂放不受拘束為賣點,在青少年之間大受歡迎,又因緣際會得到與名歌手合作的機會,他的人生乍看之下是一直在向前走向上爬,可只有他知道自己還是三年前的自己。

    羽風薰載他到當初租的那間小公寓,他離開前直接繳了十年的租金,花錢托人定時來整理家裡,他們把行李搬進玄關時才發現原來當初住的房子並不大,他對羽風薰道謝,並對對方說可以先走了,但對方貯在門口看他幾分鐘,嘆了口氣說,讓哥哥我也有個機會關心後輩吧。

    大神晃牙的房間已經不復三年前的樣子,他離開前把所有與朔間零有關的東西都清理掉了,對方的味道也早就散的一乾二淨,可是他卻覺得心裡像缺了塊什麼一樣。

    「晃牙くん,休息下吧。」羽風薰幫他把整理好的行李箱先堆在客廳,他在廚房裡鼓搗些什麼才進房間,大神晃牙半個身子躺在床上,他看了一眼趴在床邊睡覺的Leon,又看向盯著天花板發呆的大神晃牙,拿著一瓶水在對方眼前晃了晃。

    他大概能知道大神晃牙在想什麼,他們解散之後的三年間,他其實不只一次問過朔間零,就這樣解散真的好嗎,朔間零沒回答他,彎彎繞繞說了好多,最後才說出一句,是他做為主人先丟下自己心愛的小狗的。什麼話都沒說清,羽風薰知道他們在交往,可他沒想到總是不會離開彼此超過幾步距離的那兩人會有一天走上分別,這兩人怎麼都這麼讓人不省心。

    「羽風……前輩。」大神晃牙看起來是從發呆裡回了神,他坐起身,從他離開日本之後,這位平時總說不想靠近男人的學長倒是幫了他最多忙,無論是他與朔間零分手那時,或是他決定要出國的時候,羽風薰都在他身邊。

    「怎麼了?」羽風薰問,他看見對方雙眼裡的糾結,那煩惱得模樣與高中時無異,他們同期的人很多都變了,就只有對方看起來還是與當時一樣,看起來還是那麼需要別人拉著他。

    他大概能猜出對方想說什麼,他嘆了口氣,率先開口,「你想問的是朔間さん吧?」

    大神晃牙抬頭看了他,眼睛有一瞬間的明亮,隨即又變回原先的黯淡,像是狗狗期待著主人的消息卻又怕受傷一樣。

    羽風薰其實對他們兩人交往的事知道的不多,UNDEAD還在活動時兩人就開始秘密戀情,他知道時那兩人已經是到達滿壘的狀態了,阿多尼斯更是對他們交往的事一點察覺都沒有,他那時想兩個戀愛笨蛋在一起能出什麼事,不過是更膩歪而已,結果最後卻讓他撞見他們分手的場景。

    他記得那天是雨天,他沒聽見零說什麼,那兩人身上都濕透了,他撐著傘站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他們似乎大吵了一架,朔間零先離開的,經過他身旁時還露出一個苦笑,大神晃牙還是站在原地,羽風薰本來不想管兩人的私事,但是那時大神晃牙看起來就像被主人拋棄的小狗。

    就算平時在怎麼喜歡對後輩言語調戲,捉弄對方,果然在看見對方傷心的時候,他還是無法放著對方不管。羽風薰走到大神晃牙身前,半邊的傘遮住了對方被雨淋濕的身子,「回去吧,晃牙?」他難得直呼對方的名,大神晃牙的臉上還向下低著水,臉上濕漉漉的,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但是他知道對方不會想讓別人看見他這副模樣。

    他拉著大神晃牙回到對方的公寓,開門的時候Leon就趴在玄關,看見自己主人回來了還興奮地撲上來。

    「Leon等等……」羽風薰把傘收了進來,大神晃牙還是一副失了魂的樣子,他看見對方養的那只狗窩在對方腳邊,大概是感覺到主人心情不好,輕輕蹭著主人的腳。

    他拖著大神晃牙進了房間,從對方的衣櫃翻出一條毛巾,「先擦乾吧,會感冒的。」他沒有立即問他為什麼會和朔間零吵架,他後來在那裡陪了對方一整晚,大神晃牙整晚都沒睡,他也沒睡,窗外照進清晨的陽光時他才起身打算勸對方先休息,觸碰到對方的時後才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大神晃牙在發燒。他摸到對方正發燙的額頭,大概是前一天淋的雨,羽風薰撥了通電話給經紀人說明對方狀況,然後把對方安置好在床上,就連身體不舒服了都不知道,被主人拋棄了就像是連生活能力都喪失了一樣。

     「真讓人放不下心啊,汪醬。」



    在大神晃牙與朔間零分手後一個月,UNDEAD解散了,原因是朔間零必須承擔作為朔間家長子的責任,繼承家業,並且娶一位女性。

    難怪汪醬會那麼生氣呢。羽風薰在聽見經紀人代朔間零向其他二人宣告時想,大神晃牙因為被他強制在家養病所以不在,放在口袋的手機震動了下,是來自明星昴流的簡訊,他拜託那個跟大神晃牙關係不錯的後輩幫忙照顧對方一天,恰巧得知Trickstar今天沒有排工作,對方也一口就答應讓他不必在特地去找其他人。

     他看了一下簡訊內容,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

    大神晃牙不見了。大概是趁著明星昴流離開買餐點食材的空檔偷偷溜出去的,大神晃牙會去的地方作為飼主的朔間零一定最清楚,可是那個丟下自己狗狗離開的男人此刻應該也在機場趕不回來了吧,而且他也有些私心不想告知對方,他向經紀人說明狀況,只換了件衣服就從公司離開。

    一個發著高燒的病患還能跑多遠。他推測幾個對方可能會去的地點卻都撲了空,羽風薰看著通訊錄裡對方的頭像,突然想起確實有個地方對方會去,但他還沒去找過的。

    睽違許久再次回到夢之咲居然是為了同性的後輩,學校還是沒怎麼變,他在前往輕音部的路上遇見幾個認出他的偶像科的學弟,他沒有停下腳步,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大神晃牙現在可能倒在哪裡,換成是平時的他一定會覺得自己腦子燒壞了。

    輕音部還是與他畢業前的模樣相差不大,他拉開後門,朔間零的棺材早在他們畢業那年就搬走了,只留下一些樂器,他往裡面走進幾步,看見自己要找的人就蜷縮在架子鼓旁。

    不會是昏倒了吧。羽風薰加快步伐,蹲在大神晃牙身旁查看對方的狀態,「晃牙くん,醒醒。」他伸手搖晃對方的身子,力道很輕,大神晃牙看起來是完全昏了的樣子,臉色發白,雙頰卻因為發燒而紅通通的,拖著這麼一副讓人心疼的樣子來到這裡又是為什麼呢。羽風薰不想再想,他把對方橫抱起。

    這樣的福利你可是第一個啊。羽風薰在心裡對著正昏迷的人說。


    後來大神晃牙決定拿自己這些年賺的積蓄出國時,身邊的人都有些不可置信,他的英文並不算好,學生時代也不過是低空飛過的成績,他高中時同班的幾個人在UNDEAD解散的一個月後辦過一次小聚,是衣更真緒提議的,高中畢業後的他們還是繼續在團體裡發光發熱,彼此的行程繁忙,好不容易調出時間卻剛好碰上大神晃牙發生那麼多事,一時之間有些尷尬,但聚會還是要辦的。

    在看見自己的好病友揹著朔間凜月姍姍來遲時,說實話要說他不會感到不自在都是謊言,朔間凜月確實長的與朔間零很像,但總歸是不同的人,無論是氣質或是性格,更遑論行事作風。

    他們選在一間餐廳的包間,作為公眾人物在路上被認出來的機率實在是太大了,再加上他們一下子聚集一群不同團體的偶像,要是被一般民眾發現大概會發生暴動吧,沒人敢小看網路傳播的速度。

    包間的桌子是長方形的,關係親密的鳴上嵐與影片みか坐在一起,大神晃牙到的時候只剩衣更真緒還有朔間凜月還沒抵達,座位的安排突然有些尷尬,他與朔間凜月中間隔了個衣更真緒。

    他們的話題從畢業後各自的發展一直回到在夢之咲的那些日子,沒人刻意去提起UNDEAD解散的事,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但是怎麼可能還能像以前一樣呢,大神晃牙攪了攪杯子裡的果汁,想了想還是決定向其他人說出自己以後的打算,羽風薰在宣布解散的那天便有說明自己未來還會繼續留在演藝圈,阿多尼斯則是明確表示自己會離開,未來如果UNDEAD還能再復合也一定會回來,只有他沒有說明自己接下來的計畫。

    公開解散的消息那天,推特的頭條全是關於他們的,即便粉絲再不捨,他也不希望解散,但也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他在家想了很久,決定離開家鄉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想我應該要出國看看外面的世界。」大神晃牙說,頂著一眾人驚訝的視線,「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

    朔間凜月是第一個表示支持的人,「這樣也好呢,柯基,旅遊平安。」他這麼說,他知道對於大神晃牙來說這會是最好的決定,對方的前半生都圍繞著自己的兄長轉,他知道朔間零離開對方的原因,雖然是不可違抗的原因,但是對於大神晃牙來說一點也不公平。

    朔間凜月啜了一口碳酸飲料,偏著頭望向大神晃牙的眼神帶著肯定,他在得知自己兄長要丟下自己的狗狗走調的時候曾經大發脾氣,他很少會為了他人主動挑起紛爭,他與朔間零吵了一架,最後的結果還是沒有改變,但他這次無法認同自己兄長。

     丟下自己最珍視的人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

     明明還說過自己不能失去對方。

    在那次聚會後沒多久,大神晃牙就出國了,他坐的是早上的飛機,朔間凜月難得沒有賴床,跟衣更真緒一起來機場送行,送行的人還有阿多尼斯、明星昴流以及羽風薰,羽風薰在他要出境前往他手中塞了張紙。

    「晃牙,保重。」從來沒好好稱呼過他的學長此時卻叫了他的名字。

    他向他們揮手表示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他一直到上飛機後才攤開手中那張紙,那是他們還在夢之咲時的照片,穿著執事服的羽風薰拉著他拍了張合照,背面的空白處那人的字跡。

     『需要人陪的話,我在。』



    回到日本有兩個禮拜了,羽風薰幾乎每三天都會到他的公寓拜訪一次,大神晃牙端了兩杯咖啡走到客廳,看著那個本應是工作繁忙抽不出太多時間的大演員坐在地上與Leon玩耍,十分日常的光景,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

    「羽風前輩,你都沒有工作嗎?」他對於對方隔三差五就能來自家這件事困惑了好幾天,街道上隨處都可以見到對方代言的廣告或是新劇的宣傳,明明應該會是比前陣子來訪的阿多尼斯還要更沒時間的人,卻總能悠閒地來他家。

    「當然沒有。」羽風薰手裡還捏著Leon的爪子,轉頭看向他的時候還帶著笑意,他是刻意空出檔期的,接到大神晃牙要回來的消息時剛好他參演的電影快殺青了,他向經紀人要求出為期一個月的空檔,不接新劇的工作,只接一些廣告代言,相較先前確實多了許多時間。

    他的收入怎麼說也足夠支撐他很長一段時間不工作,但礙於現實因素以及經紀公司方面的問題,他也只能爭取到一個月的假期。

    大神晃牙這幾天似乎在找工作,雖說是前偶像,要找音樂性質的工作相較毫無經驗的人好些,但日本業內的競爭也是相當激烈,他抱著筆電趴在桌旁,瀏覽過一個又一個的工作職缺,大多都是尋找音樂伴奏的人,他煩躁的抓了下頭髮。

    「怎麼了?」羽風薰問,Leon從他身上鑽到自己主人身旁,他湊近對方,電腦螢幕上顯示著對方的電子郵件,大致上是說對方公司很欣賞大神晃牙的能力,但沒法一進去就給他一個作曲的位置,難怪大神晃牙會不願,這孩子從學生時期就很有自己的想法,雖然偶爾會造成別人的困擾,但總的來說還是個好孩子。

     「晃牙くん是想要自己寫曲子嗎?」

    「嗯,自己唱倒還好,但想要連作詞都是自己來。」他知道他的要求就一個業內新人來說太過奢侈,但他希望自己的曲子能夠完整的呈現給別人。

    羽風薰看著他的側臉沉思幾許,「晃牙你可以現在可以彈一曲自己寫的歌嗎?」

    「可以是可以……要做什麼的?」大神晃牙把吉他從牆上拿下,坐在地上,撥了幾根弦確認音色沒問題,他在國外時寫了很多曲子,想家的時候也有寫過,他想了想,既然是在羽風薰面前彈琴不如就選那首曾經寫過要給對方當生日禮物、最後卻不了了之的曲子。

    他很少寫抒情的調,高一的時候還留著小辮子時寫過幾次,後來他離開日本前把那些譜都燒了。他的嗓音很乾淨,唱抒情的時候,羽風薰彷彿能看見幾年前那個還沒長開的小奶狗,手上拿著手機開了錄像,他卻無暇顧及影片是否有拍好,不管幾年過去,大神晃牙都還是那樣讓人想要疼愛他。

    「晃牙。」他在他彈完曲子時出聲叫了他一聲,大神晃牙抬頭看他,他比他矮些,羽風薰要稍微低頭才能看他,他突然有個衝動想親對方,而他確實那麼做了。

    大神晃牙的嘴唇很柔軟,嘗起來就像他眼睛的蜂蜜色一樣甜,他大概是嚇傻了,連掙扎都沒有,羽風薰又往他靠近了些,舌頭探進對方齒縫,大神晃牙的眼中滿滿的都是他,金色的雙瞳映出另一道金黃色的身影。

    如果換作是以前的羽風薰,大概會無法相信自己會對一個男人感到心動,更何況對方還是曾經同團的吵鬧的後輩,可他能有什麼辦法,他不確定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也許是從三年前的那個雨天,或是更早。

     「我想,我是喜歡晃牙的吧。」他說。

-tbc

热度: 26 评论: 5
评论(5)
热度(26)

這裡夏川
灣家,繁中注意

近期→アイナナ、エースリー、あんスタ
夢阿嬤屬性>夢女屬性